QQ:1932526095
蛋白表达,抗体定制
咨询电话
029-88081325
在线客服

二氧化碳漂流记

陕西普罗安蒂生物 临床诊断抗体 药物蛋白表达 2019-10-12

我出生于空气这个大家庭里,它由我、氧气、氮气等成员组成,由于我密度大,他们把我压在最低层。但我不满足于现状,于是我的分子偷偷逃了出来,向他们的分子中间扩散并与氮气分子、氧气分子等混合在一起。时间长了,我想逃出空气,看看外面的世界,就开始飘流。

刚飘流了几日,我就来到了南极.那儿温度在-78.5℃以下,使我变成固体二氧化碳──干冰。我以为从此我会很难与人们见面。结果人类发现了我,把我带出南极,利用我进行人工降雨,保藏很容易腐败的食品等。人类特别感谢我,我为他们立了功。离开南极温度慢慢上升,我又恢复原样。于是又开始飘流。

一日,我发现了水这个大家庭,我便偷偷溶入水中,并与水结合生成碳酸。由于此过程没有明显现象发生,水这个大家庭成员没有一个发现我,我暗自庆幸着。可是没过几日,他们似乎有所察觉,便到处搜索我,结果一无所获,他们就请来了他们的远亲紫色石蕊来帮忙,紫色石蕊一加入,液体立刻变成红色。碳酸可是深明大义的,说自己不稳定,要把我分解出来,并想把我从水中赶出去。看来,我在水中难以呆下去了,我从水中飘流出来。

孤苦伶仃的我继续飘流,没过几日,我又加入石灰水这个大家庭,结果因为我的加入,使石灰水变得天昏地暗,把他们搅浑浊了。没过多久,我厌倦这浑浊的世界,又开始飘流。

正当我十分孤独时,在高温炉子里认识了碳,很快我们就成为好朋友,我们天天形影不离,亲密无比,时间长了,我与碳一起生成一氧化碳。然而,我们却发现,凡是我俩的产物(一氧化碳)所到的地方,就有人感到头痛,甚至会死亡,原来他们是中了一氧化碳的毒。人们很生气,他们说因为我和碳的杰作(一氧化碳)使他们中毒,于是他们到处捉拿一氧化碳,并想方设法把一氧化碳转变成我(二氧化碳),我也不忍心,又从高温炉中飘流出来。

我也累了,不愿再飘流下去了,空气才是我的家,虽然所处地位很低,含量仅占空气体积的0.03%,但有我的一席之地,于是我又回到空气这个大家庭里。决心为人类作出贡献,哪里着火了,我就赶到现场伸开双臂。像母鸡保护小鸡似的,覆盖在燃烧物表面,发挥我不支持燃烧的本领,使燃烧物因隔绝空气而熄灭。并为绿色植物进行光合作用提供原料。我也不记前嫌,当人们需要我制汽水等碳酸饮料时,我又回到水中。当人们建房时,我又与石灰浆中的氢氧化钙结合转变成坚固的碳酸钙。总之,我愿为人类牺牲我自己,奉献我自己。